DUR

微博@Dur__


垃圾仓库

Ashes of Time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明天产粮!!!!!!一定要产!!!!!尖叫!!!!!!反正都是金钱我也就不心疼谁了(喂

小白:

明天去北影考试的水果加油XDDD 攒个人品希望下个月我也能一切顺利


试试不按时间线写Orzz(感觉可能会混乱的样子……


之前双米和耀横竖都是金钱组的脑洞>///< 会各种崩坏ooc,人设的话我擅自把艾伦样子写成和阿尔差不多了Orzz 毕竟亲-兄弟 不适勿入喔QQ 这章没什么内容 算是前情提要 很久不落笔了 可能读住会有点问题QAQ


 


 


————————————————


趴在桌面上睡得正沉,忽然一本书重重地砸到后脑上,阿尔弗雷德在模糊的梦境中醒来,下意识去捂住脑袋被书角砸到的地方。他睡眼惺忪地朝着一个熟悉的方向看去,那个黑发的人影就在不远处,似乎还带着点怒气。


 


“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王耀背上书包。


 


“走走走!”阿尔弗雷德睁大眼睛站起身,一把抓起自己的书包跑到王耀面前,继而像又想起什么一样——”欸?我不走你怎么走?!”


 


“滚!”


 


王耀熟练地在阿尔弗雷德裤袋拿出那串钥匙,朝着单车棚跑去,等到阿尔弗雷德反应过来,他早已经把后边睡得混混沌沌的二货甩得大老远了。眼看阿尔弗雷德又快要追上来,他在一排单车中眼尖地瞄到其中浮夸喷漆的车身,用最快的速度蹬上就跑,再次成功把阿尔弗雷德丢到后面。


 


“你!给我停下来!”阿尔弗雷德喘着气追在单车后面,”王耀!那、那是!我的车!”


 


“啦啦啦啦风太大我听不清!”王耀朝后看了眼满脸通红的阿尔弗雷德,嘴上是这样说着,但是却开始放慢速度,好让阿尔弗雷德能跟得上自己,”你就当锻炼身体,减下肥也是不错的。”


 


“你这个恶棍!”阿尔弗雷德向前伸出手,差点能碰到后座的时候王耀又故意加速,又一次可怜地被丢下。


 


阿尔弗雷德生无可恋地缩回手,喘得连句话也说不完整,自暴自弃地盯着前方那个嚣张的背影,又低下头慢慢地走着。


 


家里距离学校不算远也不算近,单车则是十分合适的交通方式,可惜自从王耀的车上个月随意停放结果被人家顺手牵羊之后,他已经被王耀这样整整耍足一个月。而王耀又不愿意委身坐自己后座,他只能从心底默默希望对方能快点买新车,他心疼地摸摸自己明显有点消减的肚子,叹了口气。


 


距离家里还有一个转角,一声突如其来尖锐的煞车声,继而就是后边的鬼哭狼嚎。


 


“嘭!”


 


“呜哇!”阿尔弗雷德撞上车尾,整个摔翻在地,”你突然间煞什么鬼车!”


 


“hey,艾伦,这么巧。”王耀对着前方打了个招呼,稚嫩的男生被自己哥哥狼狈的样子逗笑了。


 


“耀~”艾伦软软糯糯地拖长了称呼,径自跳上单车后座。


 


“说了多少次后边要加『哥哥』!”阿尔弗雷德揪着艾伦的耳朵抗议,只换来扭曲的鬼脸。


 


暑假要开始了啊。王耀抬头看了看,树叶遮住了炙热的太阳,在校服衬衫上留下斑驳的阴影。


 


 


 


琼斯夫妇都出门度假去了,家里靠得近,王耀自然也成了他们家的常客,热辣辣的夏天,艾伦最开心的一刻就是见到拎着西瓜的王耀从门口进来。


 


这个夏天艾伦满12岁,正好是男生开始拼命往上长高的时候,他搬着小凳在阿尔的房间门口,把两米的皮尺按在墙边,每隔五公分就用铅笔在白墙上画一笔,认真地在旁边写下一个数字。


 


“小鬼!不要浪费心思了,你只能一辈子这样——”阿尔弗雷德用手掌拍了怕艾伦头顶,在自己的胸前平放比划着。对这个时候的男生来说,调皮又捣蛋的弟弟似乎甚为麻烦,他们把一切的社交活动放在自己的课室和学会中。


 


王耀和阿尔成天喊着打打杀杀从年幼一直到高中,直到长高的速度对比起阿尔,自己明显开始变缓的时候,王耀才开始不那么嚣张。


 


“耀!教我功课好不好?”艾伦扯着王耀的衣角问,他房间桌面摊着暑期一大迭要完成的东西,那是为了升中琼斯夫妇为他准备的厚礼。


 


“滚滚滚!我们要做自己的!”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地帮王耀回绝,他把艾伦赶到楼下,”说好的,今天该你去买东西了,烧烤喔。”


 


“这么多东西!”


 


“猜拳输了才没资格这样说,”阿尔弗雷德邪邪笑着,”愿赌要服输。”


 


艾伦不满地瞪着他,他在阿尔弗雷德身后看到了王耀的侧脸,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书。王耀属于和阿尔一样的优等生,但是为人明显比自己可恶的哥哥要好多了,即使自己问的问题对他们来说简单得不算什么,王耀从来都是耐心地讲解。


 


艾伦拿着阿尔弗雷德塞给自己皱巴巴的几张纸币,提着个袋子漠然走在路上。他如父母所愿考上了一等一的好学校——也就是自己哥哥曾经读过的,但也并没有得到过什么肯定的赞许。


 


也算是拜阿尔所赐,艾伦没有过什么欢快的童年。他把哥哥留下来的各种书上写着的”阿尔弗雷德”用红笔划掉当作是对他的报复。


 


那些书上偶尔会翻到一些莫名的纸条……没有署名没有落款,看上去就知道是课堂上传的东西。艾伦知道那是传在谁和谁之间的对话,初时好奇地去看里边的内容,但后来几乎是遇见一次就丢一次。平常天天都见到还不够吗?连上课都要开小差。他把字条揉成纸团丢到垃圾桶。


 


 


 


王耀在厨房中准备食材,他对烹饪很擅长,琼斯家的厨房也经常是他大展身手的地方,艾伦和阿尔在院子中堆着炭。早上刚下过一场雨,空气还带着湿气,阿尔弗雷德点了几次火都没成功,干脆把大半瓶火水倒到炉中。


 


“喂,你干嘛跟王耀这么好?”艾伦拿着火钳捅着炭,眼角偷偷瞄着阿尔弗雷德。


 


“他是我好朋友啊。”阿尔弗雷德再次点火,终于有点能烧起来的苗头了。


 


“两个大男人这样,不别扭吗?”就算是好朋友,也有点过了,连自己同学都是这样问自己的。艾伦顺着问,漫不经心地将火炭捅出一个个疙瘩。


 


阿尔弗雷德停下手中的活,他看了眼艾伦。自从在小六开始父母对艾伦进行地狱式训练,他就很少主动开口与自己说话。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觉得艾伦再长大点就会明白,不会把所有的怨念都推向自己,至于现在,他喜欢怎样就怎样好了。


 


“喂。”


 


“喂。”


 


“喂!”艾伦大声喊着,”阿尔!”


 


他突然回过神来,手中的火水还不断向炉中灌着,燃起来的火燎到了他的手,他立刻甩开火水樽,手掌和手臂被烫到的地方又红又紫。


 


原本让艾伦买了一大堆东西准备大战到天光,现在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阿尔弗雷德郁闷地由着王耀把他的手泡到凉水中,还把他教训了一顿。


 


“别吃了你,看我和艾伦吃就好。”王耀看着他的手,”我们未开场,你就先把自己的手给烤熟了。”


 


阿尔靠在吊椅上,无奈地看着艾伦和王耀有说有笑的。夏夜的风一丝丝微凉,头顶万里无云,倦意攀上大脑。他伸了个懒腰,对着他们指了指楼上便算离场了。


 


平时琼斯夫妇绝不允许小孩子们玩这种烹调方式,过于危险也过于不健康,看来这样的想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王耀把每种食物都烧了一份,把焦了的地方都用小刀割去,放在保鲜盒中。


 


“我们是朋友吗?”艾伦看着王耀忙碌地给鸡翼涂上蜜糖,又想起刚才阿尔发呆的样子,只要是忙起来的时候,这两个人的神情相似得夸张。


 


“嗯?为什么这样问?”王耀疑惑地看着他。


 


“问一下。”艾伦朝他做了个鬼脸,


 


“当然啊,而且还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王耀笑了,单纯觉得小孩子的世界有着纯粹又美好的愿望。艾伦的调皮只限于对着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但王耀偶尔觉得可惜,无论艾伦是听话抑或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搏眼球,琼斯夫妇始终都未认真对待过他,这是一种明显的偏爱,把所有的培养重点都放在长子身上,而小儿子无论做什么都被视作是理所当然。


 


艾伦听着就笑了,他还想对王耀说点什么,王耀就起身了。


 


“好啦,我先上去一下。”王耀拿着那个被食物塞得满满的保鲜盒走进屋子,他的背影在弯弯曲曲的热气中愈来愈模糊。


 


 


 


王耀推开阿尔房间的门,舒爽的冷气扑面而来。房间中没有开灯,他轻轻把保鲜盒放在桌上,然后悄悄地走近床边,等到他低身想去掀阿尔弗雷德的被子,突然猝不及防地被被窝中的人偷袭,身体紧紧地反被禁锢在床上。


 


王耀恼羞成怒地落脚去踢,手里胡乱摸着床头灯开关。


 


“痛痛痛!别踢了!”黑暗中哪方都没有优势,阿尔弗雷德用身体压住王耀,”痛死了手伤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得有点不像假的?王耀停止反击,摸亮了床头灯。


 


阿尔弗雷德一只手撑在床上,那只被烫到的手无力地甩了甩,脸上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烫伤膏用过了吗?”王耀握着他手腕,刚才在院子中光线太暗,没看得清伤势就草草处理一下,现在看来似乎比想象中要严重。


 


“用过啦。”阿尔弗雷德笑着。


 


“那你还不放开我。”直觉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王耀偏过头去,殊不知自己的耳根也像是被烫伤了一样。


 


“为什么要放开你。”阿尔弗雷德挨过去王耀脸侧,呼吸喷在他耳侧,痒痒的。


 


“别闹!”王耀转过头,屈起膝头抵住阿尔弗雷德。


 


明明开着冷气,但是王耀觉得全身上下都在流汗。阿尔弗雷德没有再逗着他玩,但却没有放开他,他单纯看王耀脸色就觉得有趣。


 


“放假了。”阿尔弗雷德说。


 


王耀的视线四处乱窜,祈祷能分散下注意力。


 


“不看我吗?你之前在课室经常偷偷藏我的眼镜,现在让你看个够啊。”阿尔弗雷德扶正王耀的脑袋,让他直直对着自己,然后低下头去,距离愈来愈近。


 


心跳快得要窒息了,王耀急得不知道怎样做,他不去看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往房间随意找一个能让他定下焦点的物件都好……他视野经过门口的时候,房门外一掠而过身影让他慌张起来,他下意识地叫出口:”艾伦!”


 


阿尔弗雷德也像受到刺激一样迅速放开王耀,与此同时门外有东西摔掉的声音,等到他们都起身跑到门口的时候门外已经空无一人,掉在地上的保鲜盒里面放着几只蜜汁鸡翼。


 


“艾伦!”


 


王耀急促地喊出声,他想挪开脚步去追艾伦,刚才那一幕,被他看到了,这件事十分糟糕。


 


他边喊着艾伦的名字边跑下楼,楼梯又长又黑暗,仿佛没有尽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艾伦……”王耀低声喊着,手脚不受自主地颤抖着。


 


“醒醒……耀。”有人在喊着他,在那个黑暗的尽头。脸颊被轻轻轻抚着,触感鲜明又真实。


 


王耀猛地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四肢犹如被抽尽了骨髓,就像抽筋过后沉重的脱力感。


 


“早安。”面前金发的人笑着吻了吻他的额头,”梦到什么了吗?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是梦……


 


王耀掀开被子,寒气一涌而上,他打了个颤,又放弃了起床的想法,继续窝回被子。


 


“没……没梦到什么。”王耀心虚地说,他用手捂了捂心口,心跳还是很快。那是十年前一个十分糟糕的情景,无论过了多久,再次梦到仍然觉得百般难堪。


 


“是噩梦?”艾伦钻进被窝,把王耀搂到怀里。


 


“好像不是,已经忘掉了。”王耀把头埋到他肩窝,又抬头看了下艾伦的侧脸。总之……不是跟梦里那样的表情就好。他靠在艾伦身上不言不语,这些年来似乎他们的怀抱才是对方最好的安居所。


 


艾伦揉着王耀后颈,那上边有他昨晚留下的痕迹。他不知道王耀梦到的是什么,但至少不是什么好事,他很久没见过这么慌张的王耀,也许是医院的压力为之,不过今年医院算是有点人性,没有让王耀假期也继续当更,也让艾伦松了一口气。今天是圣诞假的第一日,他还没有想好要和王耀去哪里。


 


 


 


王耀睡了个回笼觉,他边伸懒腰边走出房门,他瞥见墙边一些淡淡的铅笔迹。


 


他揉了揉额角,被刚才的梦境牵扯出一点回忆。那个对着兄长抗议的小不点长大了,房门口的写到175cm的铅笔字早已经被他高高俯视着。


 


 


 


 


 


 


 


 


 


 


 


 


 


—TBC—


 


 


 


 


 

评论

热度(78)

  1. DUR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明天产粮!!!!!!一定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