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

微博@Dur__


垃圾仓库

笼中雀-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棒了啊!超级想看这个类型啊啊啊啊啊啊啊!(超感谢小白帮我拉票2333(其中有张跟这篇文实在是太配了hhhhhhh

小白:

不ABO的ABO因为我不止想看阿尔和耀谈恋爱结婚耍嘴炮虐狗而且还想看他们生孩子...!!←嗯就是这样,国际象棋设定√大概娘受√无论如何请相信这是金钱only O(∩_∩)O


呜哇还有两天就结束啦,方便的小伙伴们高抬贵手投个票呀?戳这里 up主:Dur_ (时间排倒数二三页)


 


 


自国王登基之后,皇室一直对王妃的身份诸多猜测——那是阿尔弗雷德父母很久以前就定下的亲事。


 


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绝对的政治联姻。


 


“对方是一位怎样的Omega呢?”亚瑟看着座椅上似是头疼万分的阿尔弗雷德,戏谑地问。关于新国王的婚事,连当事人都糊里糊涂的,——反正已经是定下来的事情,想逃也逃不掉。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拿过亚瑟正在拭擦着的佩剑,抛到空中又接住,”真羡慕你,至少能自己做主。”


 


“也不必这么悲观嘛,说不定不久以后你就会堕入爱河的。”亚瑟拍拍他的肩。


 


“爱不爱什么的才没有人管,那群老家伙们凈想着继承人的事了。”阿尔弗雷德似是有点自嘲,”这样一来,就算我忽然死掉,亚瑟你也不需要太惊讶。”


 


“我必定以死效忠、保护您。”亚瑟坚定地说。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年纪相仿,自小也玩在一起,一同长大,亚瑟很清楚他言下之意指的是什么。皇室是个骯脏的地方,即使已有当权者,背后权利大的大公们任谁都想控制朝野,争先对国王和其身边的亲信献媚,自然亚瑟也从小也受过不少这种桥段。若没有控制国王的能力,理所当然地就瞄向下一位继承人,这样权力争夺的游戏在皇室与朝野中永远不会结束,而最终受害的,还是流着皇室血的人。


 


 


 


老国王是也算是英明的,在其他大臣们争先把自己家中的Omega引荐给皇室成为准王妃之前,早已私下为阿尔弗雷德定下亲事,由此则可以避免由此又引起这群人的纷争,但也因为如此,这些人的箭头如出一辙地已经对准了未出现的王妃。


 


“他是东方古国嫡系的子嗣,虽然身为Omega,但其他方面的能力也很强,有他帮你打理政事,我会相对比较安心。”老国王坐在长椅上,不紧不慢地对阿尔弗雷德说,”不必担心他会僭越什么的,这只是一场有互相利用价值的政治联姻。”


 


阿尔弗雷德拿过桌面上的文件,有对方的一些资料,但都不详细,也没有画像,最终他把目光停留在姓名上——他叫”王耀”。


 


“他后天就会来到了,你们的婚事定在下个月,根据对方所要求的,你们在婚礼前不能见面。”老国王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微微瞇开一只眼睛看阿尔弗雷德的变化。


 


“不、不、不能见面?”阿尔弗雷德诧异地问,这算是哪门子规矩和礼仪?万一对方是个……


 


“万一对方是个丑八怪?”老国王忽然大笑起来,看着亲儿子一脸被捉弄的窘态,”不管怎样也都定下来了,不得反悔。”


 


“哦……”阿尔弗雷德把文件丢回桌面,父亲这一番话让他更耿耿于怀了,都是联姻的人了,搞什么神秘啊。


 


“我已经让亚瑟准备好后天的迎接仪式了,现在的侍卫我也只信得过他了。”老国王平淡地说出安排,”你就等到婚礼那天再出现就好,这段期间你也不会闲着,就慢慢接手我之前的烂摊子吧。”


 


阿尔弗雷德满头黑线,真不愧是亲爹……


 


可是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阿尔弗雷德沮丧地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国王低声说了句话,尽管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得很清楚。


 


“——以后多留个心眼,我也老了。子嗣什么的,还是尽早诞下为好,也为巩固你自己的权力。”


 


 


 


 


 


到了迎接王耀的那一天,亚瑟带着侍卫们在宫门前列队,对方的马车很朴素,丝毫不像白棋国皇室经常出行用的那种这么奢华,古色古香的东方车辇渐渐放慢速度,停在宫门口。


 


阿尔弗雷德穿着全身的盔甲跟在亚瑟后边,为了不惊动其他的侍卫他还特地带了个面具。至于老头子说的什么鬼已经全部被他抛诸脑后——他怎么可能乖乖忍到一个月之后才看到未来伴侣的真面目?他心底得意一笑。


 


“别走神!”亚瑟用手肘碰了他一下,他又重新整装立正。


 


真是服了这个人了……亚瑟用余光偷偷瞟了下阿尔弗雷德,跟以前一样,任性到不得了,而也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加入,自己更是胆子都吊到心眼上了,要知道这家伙从小就状况不断,什么样的事都做得出来,此刻只希望他能安安静静地看过未来王妃就算了吧!这可是当着外国人的面,再生事的话自己真是五马分尸都偿还不起!


 


后边的车辇走下来几个跟班,男的女的都有,这个国家的衣饰也是阿尔弗雷德以前在书上就见过的,衣袂飘飘,跟他们传说的神明仙子一样。


 


一个人撩起了马车的侧帘,阿尔弗雷德有点紧张,他吞了下口水,从里边会走下什么样的人……?


 


车辇里只有一个人,弓着身子从里边出来,那大概就是王耀没错。黑色的额发垂下稍微遮住了眼睛,脸被隐藏在帘子的阴影内,阿尔弗雷德紧紧地盯着那人,期待着等他抬起头来,而在短暂的时刻中,除了他们之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化作了虚无。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期待——对一个陌生人,但对方将会成为携手此生的伴侣。


 


王耀缓缓地抬起头来,眉清目秀的一张脸,阿尔弗雷德不由得为自己之前怀疑文件上没有画像的理由而感到羞愧,称不上倾国倾城,但那种源自古老东方的气质有着他未见过的惊艳。王耀看过来了,可能只是粗略地看一下这边接待的人,但那目光就像穿透面具和自己直直地对视一般,惊鸿一瞥,时间都定格在这一刻,阿尔弗雷德无由地开始心跳加速。


 


天啊,他多好看啊。


 


“少主,请握紧我……”王耀下马车的时候,一个跟班紧张地把手臂递过去,生怕王耀摔倒。


 


谁料王耀眉头一皱,厌恶地一手拍开他的手,粗声的喊话把阿尔弗雷德拉回神来——


 


“谁让你们扶的!走路都不会走了是吧!”王耀整个人从马车上跳下,转身一个个指着跟班们说,”老子又不是女人!扶个毛啊!”一边说还一边整理着乱了的衣襟,丝毫不顾场合,他迈开脚往跟班面前走一步,忽然踩到自己过长的裙裾。


 


“呜哇!”王耀往前直直摔到地上,正脸跟异国的土地来了个零距离接触。跟班们都大吃了一惊,迅速过去扶起王耀。


 


糗大了!这头真是磕大了!我还没给哪国人行过这么大的礼!王耀痛得要命,额角磕破了一小块皮,正流着血,跟班们发现了也立刻拿手绢来捂住。


 


而在王耀身后,白棋国一行人被王妃里外不合的举动雷得直抽嘴角,青筋暴起:这举止,也太豪放不羁了点……和印象中一贯的皇室礼仪似乎有那么一点的不合……


 


老天!这王妃可跟阿尔弗雷德真衬!亚瑟嘴角抽筋,他想起阿尔弗雷德年幼时每次大步跑总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摔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现在两个场景重合在一起更是让他无言以对,他用尽理智抑压住爆笑。


 


“少主!少主!”跟班不断对王耀打着眼色:后边!后边!


 


王耀才恍然大悟过来,妈呀,这特么就很尴尬了啊!


 


他僵住了身子,大大咧咧的嘴角立马定住在原位,他机械地转过身来,接待的侍卫们面无表情,实质上心里洪流荡涌,恨不得马上离开此地大笑一发。


 


“咳咳……”王耀装作无事地咳了两声以正严肃。


 


“噗——”


 


一声细小的声音传到耳中,好难得才竭力把尴尬掩藏下去的王耀此刻恼羞成怒,他目光无比凌厉地扫过笑声的来源,侍卫一行人顿时提心吊胆地屏住呼吸。


 


就是那个!就是排在侍卫长后边的那个!王耀怒着抄起身边一把剑就往那人面前冲过去,吓得站在前头的亚瑟迅速躲开,躲开一秒后似乎想到什么才反应过来要制止王耀,而此刻已经晚了一步,待他回头的时候,王耀已经擒住了他身后的”侍卫”,面具被剑划成两半可怜地躺在地上。


 


“你笑什么!”王耀骑在他身上,而那人虽然有点吃惊,之后便是不知死活般笑了起来。


 


“殿……!”一个侍卫惊恐地下意识出声,被亚瑟及时紧紧捂住了嘴:你要是喊出来!我的饭碗就该丢了!


 


还笑!王耀一手拽紧他的领子,一手提起剑,一把向身下的人正正捅过去——


 


“不!”亚瑟大喊。


 


剑擦着那人的脸捅到地面,鲜血从伤口溢出,短短的瞬间,看得全部人心惊肉跳,三魂都不见了七魄。


 


亚瑟心里边一百万个后悔,悔不当初,早知如此,打死也不要让阿尔弗雷德来。


 


“算了。”


 


王耀终于说了一句话,声音冷冷的,后边的人们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松开那人的衣领,把剑重新抽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刀刃的摩擦声听得人头皮发麻,不过还是谢天谢地,没闹出什么大的事情来。


 


那人眨着无辜的蓝眼睛,却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很开心,他对着王耀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亚瑟。”


 


 当时骑士长的内心是崩溃的。


 —TBC—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