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

微博@Dur__


垃圾仓库

Beyond Repentance

TwT超级感谢啊啊啊啊啊啊!小白太太超喜欢你

小白:

不够力飚车凑合写个脑洞吃一下吧,没肉没肉没肉。想换个啰啰嗦嗦的写法结果更悲剧了


神职人员阿尔X?耀  设定出错的话都是浮云(抱头(天阿怎么会这么矫情又狗血的



 


——————————


 


 


 


“阿尔弗雷德,你确定不要把后院的野猫赶一赶?”亚瑟把黑袍挂在衣帽架上,指着窗外猖狂到光天化日之下都在教堂外到处晃荡的野猫,”我是说,在某个烦人的主教过来问候我们之前。”


 


窗台的花猫伸了个懒腰,目送着亚瑟走出大门。


 


天色暗了下来,阿尔弗雷德把猫粮放在地上,野猫很快就围成一团,牠们对阿尔早已经失去了戒心,然后由着他将牠们一只一只抱入木箱。他看着里边拥挤的猫咪们,却没有他最想逮到的那只。


 


阿尔弗雷德把木箱放到车里,一踩油门就直驶向弗朗西斯家,二话不说把整个箱子搁到他院子里,任由对方目瞪口呆地看着野猫从箱子中窜出爬向四方。


 


“就放这里,过几天我再来载回去。”阿尔弗雷德傻兮兮地笑着,一脸无辜地看着弗朗西斯,不带一点央求。


 


“喂喂喂……”弗朗西斯还没来得及拒绝,对方就已经坐回车上扬长而去,他无可奈何地看着空荡的木箱,屋子后边一排瞳孔在黑夜中闪闪发光,看得他一阵毛骨悚然。


 


 


 


阿尔弗雷德打着手电筒到后院四处照了照,往地下撒了很多猫粮,嘴里还一直喵喵喵地扮着猫叫,但是那只猫始终没有出来。


 


“要怎么办呢?如果牠被发现了,一定会被抓走吧。”他泄气地坐在草地上,想静下来听周围的风吹草动,可是一点关于那家伙的动静都没有,天气已经渐渐变冷,照今晚的气温看也许会下雪,而这边的野外并没有什么能御寒的地方。


 


阿尔弗雷德要找的是一只黑猫,他把牠当作是朋友。而主教恰最厌恶黑猫,如果一旦被发现,牠必死无疑了。阿尔弗雷德从小就居住在这个小教堂中,在原本主堂的司铎离世后,每个晚上只剩下黑猫与孤零零的他作伴了。


 


又或许牠已经有先见之明,自己躲起来了?阿尔如是安慰着自己。没过多久,小雪开始落下,他往自己手心里哈了一口气,捡起身边的手电筒回去,鞋跟每踩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一步都会引得它咿呀咿呀地作响,他回到自己逼仄的房间,手电筒一扫过床的位置即猝不及防地看见有人影在床上,吓得他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


 


床上的人用手紧捂住眼,阿尔弗雷德才稍微回过神来,心跳逐渐回复平稳。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你吓死我了。”阿尔弗雷德把灯点亮,灯油有种好闻的味道。


 


那个人——他说自己的名字是王耀,称不上是个人类,也许是个黑巫师,也许是个没有獠牙的吸血鬼也说不定,他穿着黑色的斗篷戴着兜帽,总是不定期在午夜到来吓自己一跳,然后再用各种烦人的方式骚扰自己的睡眠,冬天来的晚上会比夏天多,阿尔估计应该是天冷的缘故。开始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对他畏惧至极,也恨不得每天告诉主教和其他神职人员100次,然而众人只当他是在痴人说梦话,久而久之多年下来也就习惯了,等同认命。


 


“我看到你把猫咪都弄走了?你把牠们送到哪里去了?”王耀眨着眼,看着阿尔弗雷德烦闷地在房间内踱来踱去。


 


阿尔弗雷德解开黑袍,里边白色的衬衣透了出来。他一句都没回答,抑制住烦躁坐在床沿闭上眼,手里捧著书,也许在冥想,也许在做夜祷。


 


王耀看着他脖子上白色的领子,对比起那些死板的黑色外衣,他觉得白色像是更合衬阿尔弗雷德一些,他伸出手去摸了下那硬挺的衣领,质料一如他想的那样舒服。


 


“别烦我。”阿尔弗雷德睁开眼睛,握住王耀手腕推离开自己的脖子。


 


王耀很少见他发怒的样子,也许是从小被自己吓惯,就算再不情不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阿尔弗雷德换上睡衣一言不发地躺到床上,外边的雪把窗都填白了一框。他闭上眼睛一会过后,又睁开,眼前王耀还愣坐在床上眼定定地看着自己,他挪了挪身子,让出一个空位,掀开被子一角,”冷么?”


 


王耀欣喜地钻进被窝,把被子拉过锁骨,被子上还有刚才阿尔弗雷德留下的余温。


 


“你经常在这边游荡,你有见过一只黑色的猫吗?”阿尔弗雷德小声问。


 


“黑猫?”


 


“嗯,全黑的毛发,金色的瞳孔,教堂的野猫只有牠一只黑色的,我经常去喂牠。”


 


“最近没见过。”王耀转了个身向着他,”吶,阿尔,你有爱的人吗?”


 


“……”


 


阿尔弗雷德把蒙着脸的被子拉下了一点,他看着王耀黑色的眼睛,映衬着他身后窗外的白雪。


 


“没有吗?”王耀问。


 


“我爱每一位世人。”阿尔弗雷德狡猾地笑了笑,又从新把被子拉上去。


 


那不是个什么正经的答案……王耀皱了皱眉,伸手去拉下他的被子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自觉拉开了,心花怒放一般笑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开心的事。


 


“我从很久之前开始,经常会梦到一个天使,洁白的双翼,温柔的眼神,走近的时候似乎所有的种子都会发芽,所有的花朵都会绽放。我想,如果我爱上一个人的话,应该也会是那样的吧。”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嘴角的欢喜一览无遗。


 


“那天使有对你说什么吗?”


 


“像是有,但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大概因为只是梦吧。”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睡颜,十九个冬天以来,他每年都在这个被窝里睡得很安稳,但是现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日日逼近,仍旧没有令事情有任何进展。


 


身体变得愈来愈冰冷,王耀握紧阿尔弗雷德的手。


 


白色的影子从窗边窜过,已经快到破晓时分了,王耀打开窗子,把窗沿的积雪全部推下,从窗子爬了出去。


 


他在雪地上追赶着那个白色的身影,一直到树林深处,身前那只白毛的西伯利亚猫转身一闪,在树干后边倏地变作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后伸出一双洁白的翅膀。


 


“伊万,你来做什么?”王耀抬头看着身前的不速之客,身后的白色温柔得又令他觉得有些刺眼,他眼神下意识地避开那扑动的翅膀。


 


“小耀,不要再等了,时间不多了。”伊万双手搭在他肩上,神色很严肃。


 


“或许再等等?现在还有时间呢……”王耀强作着欢笑,也没有去正视伊万。


 


“把他杀了。”伊万的眼神恢复到原来堪比暴风雪的凌冽,”你不去的话,我去。”


 


“伊万……”王耀推开他双手,”他又不是没死过,最后难受的只是活下来的人而已。”


 


“等到下一个满月的时候,他再想不起来,你就玩完了!”伊万痛苦地说,”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去试试让他想起来你是谁——像这样再等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


 


下一个满月吗?


 


那是长达二十年的折磨。天使触犯禁忌堕落人间,恋人的生命亦因此终止在二十岁,作为最后对天父的请求,等到这一个转世同样的年份之前,如果无法再次得到同一个人的爱,永恒的生命也将走向终结。


 


王耀摇头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迷人,就像焰火到了高点最后灿烂的哀绝。


 


 


 


主教走后,阿尔弗雷德把猫从弗朗西斯家里又一车车回教堂。


 


“你的朋友们都回来了,你快出来吧。”阿尔看着猫咪散去的方向,猫爪踩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很快又被落雪掩埋。


 


等过了大半夜,牠还是没有出现。


 


气温低得吓人,阿尔弗雷德把地窖的葡萄酒拿出来斟了满杯,哆哆嗦嗦地往嘴里灌,又不停地用手揉搓着手,好一会儿才暖和过来。他踩着破楼梯上楼打开房门的时候,那个披着黑斗篷的家伙正从窗子外爬进来。


 


“你就不能有一次是用正常点的方式进来吗?”阿尔弗雷德拉了他一把,手碰到他手腕的时候冰凉的体温传来,”你手怎么这么冷?”


 


“很冷……我也去地窖里偷酒喝了,但还是很冷。”王耀粗喘着气,像是抓住根救命稻草一样往他身上靠。


 


“你……”阿尔弗雷德又气又好笑,”你想喝可以叫我去拿。”


 


“人类要怎样才能爱上别人呢?”王耀扑到阿尔弗雷德身上,”我快没时间了,阿尔,要不你试试爱我?”


 


“你在说什么傻话……”阿尔弗雷德把他推开,却发现被他压得死死的。


 


“你会喜欢这样吗?嗯,虽然我们二十几年前也有做过一样的事。”王耀动手去解他的黑袍钮扣,衣料摩擦出的声响格外明显。


 


“你冷傻了?我今年才十九岁。”阿尔弗雷德试图从他身下逃脱,王耀的眼神看起来并不那么对路。


 


“不要拒绝我,不然那只猫就会死。”


 


“什么意思?”阿尔弗雷德扭动着身体。


 


王耀的手从他衣襬下伸入,冰凉的触感令他不由得倒吸凉气,他任由自己的衣领被王耀拽着,面前那双眼睛无精打采的。


 


“吻我,快。”王耀以一种急切的口吻说,嘴唇有点颤抖。


 


“哈哈哈哈……你今天又要玩什么游戏?”


 


阿尔弗雷德被他蹭得有点痒,他忍着笑从牙缝挤出断断续续的话语,继而趁王耀失神的空隙,他一脚向上把王耀踢开。


 


“你喝醉了,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阿尔弗雷德整理了下衣襟,眼神带着几分鄙夷看着床角的王耀。


 


王耀浑身颤抖不止,他以一种痛恨的目光瞪着阿尔弗雷德,瞪着他若无其事地站起身,瞪着他若无其事地整理床铺,然后为他掀开棉被一角。


 


“阿尔,你能吻我一下吗?”锥心刺骨般的寒冷侵入神经,王耀打着颤躺下,以一种哀求的语气问他。


 


他的后脑被大手轻按住,柔软的嘴唇擦过嘴角,没有任何情感的一个吻,就像在怜悯罪人一般。


 


这又不是什么童话……一切都不会因为一个浅吻就会得到什么改变。


 


可是,我也并不能得到任何救赎啊。王耀看着他闭上眼睛。


 


 


 


王耀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出现了。


 


他上一次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他的斗篷和兜帽。阿尔弗雷德把它们折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床角,靠近窗口的那个床角。王耀总是用斗篷和兜帽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似乎不喜欢去掉它们。但记忆中他有看过王耀摘下兜帽的样子,只有油灯微弱的光,隐隐约约看到对方有一头黑发,跟这里的大多数人的浅色头发都不同。阿尔弗雷德想起了那只黑猫,那种毛色和其他猫咪对比起来也是一样的与众不同。


 


那黑发应该是很柔顺的才对吧?可惜他只触碰过一次,也就是仅有的一次。


 


跟想象中……一样,很柔顺的头发。


 


他想起那个无缘无故的吻,嘴唇似乎有点发烫,他在混乱中弹错了琴键,抬头一对上谱架上摊开的赞美诗时,所有跳动的音符都静止得近乎死寂。


 


.............................................................................


 


 


 


然后多嘴说一句bilibili有账号的姑娘有空的话可以点开 这个网页 投下票吗?高中组一共三张在6月1日之前每天都可以投一次的XD然后作为答谢不嫌弃的话可以随便点CP点梗,三大AU除外想怎么飙都可以只要力所能及一定往死里飙让你体验满满的速度与基情>w<


作品如下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