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

微博@Dur__


垃圾仓库

【米中】Juggernaut(6)

solemn deep:

六、尾声


1981年的年初,中国南方沿海已经迎来了第一丝暖意,虽未到草长莺飞的时节,但料峭的春寒也已然过去。即使是在这荒凉的小渔村里,春季的讯息也可以轻易捕捉。


安静的村落里,一辆汽车颠簸在土道上。车里的人不断的牢骚稍稍打破了这清晨的宁静的一角。


“啊啊啊王耀你一大早就带我来这种破地方吗这简直不是人能走的路这样汽车不会颠散架吗……”


“我说你不能消停一会么阿尔,我开车已经很辛苦了请你不要这么吵可以吗?”一旁的王耀没好气地看了看他。就是这一走神的功夫一头牛正横穿过土路,吓了一跳的王耀忙踩刹车,一边飞速地打方向盘。汽车一个急转弯扎在旁边的田梗上面。


王耀骂了几句,跳下车来,两人连推带拉搞到满头大汗也没能把车弄出来。王耀重新跳回车上,打开发动机,让阿尔在下面推。没想到试了几下居然熄了火。这一下是彻底的没了办法。


“都怪你,这回好吧。”王耀气急败坏地看着阿尔,“看你打算怎么回去?”


阿尔咧嘴笑了笑:“反正汽车也不能用了,就先放在这,我们到处转转好了。”


“……那我们怎么回广州?”


“谁晓得,你们家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车到山前必有路嘛……现在才早上,有的是时间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王耀彻底被阿尔的乐天派精神折服了,他叹了口气:“好吧,大不了我们走回去……这次算我倒霉,舍命陪君子了。”


“哈哈,别说得那么吓人。走回去也不错,可以沿途欣赏风景。”


王耀再一次被折服。


“那好吧,我们走……”王耀从车上取下东西,锁了车门,冲阿尔挥挥手。


阿尔小跑几步跟上王耀的脚步,“诶不对呀,请等等,你是说要带我看新的经济特区,我们还有多久到那里?就算是急着回去,也先到了目的地再说吧。”


“咦?这里就是啊……”


“啊?”阿尔瞪圆了眼睛,迅速地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僻静的渔村,惊得合不拢嘴。


“这这……这里就是?等下,耀,你没耍我玩吧?改革开放的经济特区……就是这么个小村子?喂我当初十三州殖民地时期的小镇都比这个发达好吗?”


王耀乜了阿尔一眼,“废话,经济特区当然是新规划的发展地带,要求地理条件好,有发展的潜力,当然不能用原有的城市。现在开始建设深圳才不过半年,你指望它变成什么样?纽约吗?”


阿尔哭笑不得地再次环视了一下这个地方——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破旧的渔村,似乎隐约能看到什么工程在开始建设,可是他无法想象,这么个地方要怎么才能建设成一个发达的大城市。


“我说……这构想太不切实际了吧,这么个地方,要想变成国际贸易的大都市,你打算几百年内实现?”


“几百年?就算是想要讽刺我年龄大你也不必这么贬损我家的新政策吧。”王耀不满地看了阿尔一眼。


“不不,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我真的怀疑……”


“我给你一个时限,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阿尔的下巴再次掉下。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我知道你想要吸引我未来在这里的投资,但面对这样不切实际的计划,我真的不敢轻易决定是不是要相信你。”


王耀盯着阿尔,一字一顿地说:“别以为我和你一样,总是开些空头支票。我说二十年,只能比二十年短,不会比二十年长。还记得你家的报纸是怎么说我们成立特区的事吗?”


“记得太清楚了,那是《纽约时报》的报道,‘铁幕拉开了,中国大变革的指针正轰然鸣响’……所以我才选择来这里,跟你商量投资的事情。”


王耀慢慢地往前走着,“那么你就别再犹豫什么了,既然选择合作,就相信我好了,我保证不让你失望。”


阿尔在王耀的背后,定定地看了他几秒钟,然后快走了几步追上去。


“看在你之前给我的那些惊喜的份上,我决定相信你这次仍旧能创造奇迹。”


“谢谢。”王耀粲然一笑。




绕着这个村子走上了一段,阿尔就开始叫苦不迭,埋怨路况差走得脚疼之类。


“行了,这已经经过了半年的建设情况好多了,以前比这个还糟糕。是你说走回去也可以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阿尔委屈地看了看王耀,只好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


直到过了中午,基本把这里转得差不多了,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可是四下找去,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


“耀,我想收回早上的话了……”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反悔的话你算什么HERO?”


阿尔带着一副“上了贼船就下不来所以认命吧”的表情,长长地叹息,“那,我们现在走回去?”


“你真是死心眼。这附近有渔港,我们可以租船回广州港,到了那里交通就方便了。”


“噢!这真是个好主意!”阿尔叫道,“那我们快走……对了到了那里是不是有东西可以吃?”


王耀无语,上上下下打量了阿尔几眼:“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蠢?”


“……你是说真的吗?”


“自己想吧。”王耀一挑眉,领着阿尔敲开了了附近的渔民家门。谈妥了租船的问题以后,好心的渔民给看起来饿坏了的两人弄了午饭。


坐在渔船上,吃饱喝足的阿尔显得格外惬意。习习的海风迎面吹来,微冷,但是不会有太重的寒意。


“今天还算走运,不然我们俩真的要走回去了。”王耀感叹道。


“其实我想,那个地方虽然落后了点,不过倒是个亲近自然的好地方,如果你计划把它建成滨海度假胜地的话我会更愿意投资……”


“阿尔你真的这么不相信我能建好这个特区吗?”王耀一脸的无奈。


“哈哈,没关系,反正我都答应你了,不会反悔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别往心里去嘛。”


“你答应我的事可多了,”王耀一脸不屑地说,“随便拿出来一个,肯定是没达成的。我看你还是别炫耀你的承诺了吧。”


“哎呀你别这么说……都过去的事干嘛总是翻旧账?”阿尔斜靠在船边,看着王耀被海风吹动的漂亮长发。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而辽远。


“耀,我也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我曾经问你的那个问题……关于你坚持的信仰,它会给你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呵……那个问题啊,我曾经问过伊万。”


“他怎么说?”


“他没能回答我,不过我想我现在大概想清楚了。”王耀把目光投向辽远的大海,“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我愿意选择生命的终结。那是一个国家唯一可得善终的机会。”说完王耀转头看看满脸写着不相信的阿尔,微微一笑,“但是那个梦距离我还太远,谁又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变数?我曾经有过太多的梦,也预料过太多的终点,可是它们最终都仅仅是梦想而已。现在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路,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走向那个我要追寻的地方,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慢慢实现几千年来的愿望——”王耀的目光变得深邃,“天下大同。”


“天下大同……?”阿尔吃力地回忆着这句他似乎从王耀口中听过的话。


“这是我家先贤所说过的话。我想,它和那个红色的梦想其实是一样的,人民富足,我们之间没有战争,这就是共产主义的世界。哦你别露出那样的表情来,阿尔,难道这不是你的目标么?再没有战争,再没有饥饿、困苦和罪恶,人人都得以安居乐业……你难道不想如此么?”


“当然想。”阿尔不住地点头。


“所以说啊,这世界为什么一定要有你死我活?既然我们的理想都是一样的。或许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以不同的方式活着,变成另一种东西来生存……或者完成使命而谢幕,这又有什么关系?与其被那个太过遥远的目标束缚住思维,不如抓住现在,放手一搏。又何必想那么多呢?”王耀歪歪头,清爽地一笑,“你说是不是?”


阿尔语塞,然后脸上的错愕慢慢融化成意味深长的笑容。


“呵呵,王耀,原来你……”他顿了顿,“嗯,我只能说我了解你还不够深。”


“你?你离了解我还差远了,”王耀得意地靠在船舷上,“我这几千年可不是白活的。你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四百年的毛头小子,还是跟前辈学着点吧。”


“耀……”阿尔被奚落得露出一脸无辜可怜的表情。


正说话间,他们的面前已经出现广州港的陆地,阿尔兴奋地站了起来。


“看,我们到了!”


“你兴奋个什么劲?喂喂赶紧坐下,当心掉海里没人捞你。”


船靠岸,渔民放下踏板。王耀首先跳下了船。阿尔则显得有些笨拙,摇摇晃晃地踩着踏板往陆上走,王耀就立在他面前,立在陆地之上仰头看着走下来的阿尔。


他们的记忆同时在那一瞬间回溯,定格在二百年前的某一个下午,一个阳光同今天一样明媚的下午。


两人都有那么一霎失神。阿尔在由踏板迈向地面的最后一步上略略一停,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穿梭过时间的界限,相似的场景在心里静默地重合,迸出明亮的火花。


“还记得么,”阿尔缓步走向王耀,“也是在这广州港,我们第一次见面?”


王耀的脸上分明挂着会心的笑容,嘴上却不忘损阿尔:“……我忘了。那么多国家都不记得,谁偏偏记得你这傻小子?”


“谁知道呢?就好像,谁知道为什么,”阿尔牵起王耀的手,“这地球上曾经出现那么多的伟大帝国,在这几千年的历史中轮流登台,可是最终都被历史湮没,却只有你一个人走到了今天?”


王耀笑了,“你下一句是不是想要说,有那么多的国家都曾经是世界的焦点,却只有你一个人,这么年轻的国度,走上了今天的巅峰?”


“嗯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不过我很高兴接受你这样的称赞。”阿尔自得地笑道,然后抬眼望了望一望无际的海面,“不过说起来啊,或许正是当时的你,点燃了我的大国之梦。”


“我该说无上荣幸么?还是应该提防着你接下来的诸如一见钟情之类的肉麻台词?”


“呵……”阿尔温柔地轻笑着,俯下身来,“耀,这些都不需要。”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轻吻,如蜻蜓点水般掠过彼此的唇,却已经把什么东西深植入心。


二百年的相识相知,一百年的爱恨情仇,三十年的兵戈相见——他们的聚散离合一路见证着整个世界的风云变幻,直到走到今日,这重新开始的起点。


一切从此开始,一切从此轮回,一切从此永恒。




——*——*——*FIN*——*——*——



评论

热度(46)

  1. DUR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