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

微博@Dur__


垃圾仓库

[APH][米耀][授权翻译]Beautiful Kingdom

超可爱的一篇老文了

文艺疯象:

授权:







标题:Beautiful Kingdom


作者:Artemisthe2


原址:http://fanfiction.net/s/6006438/1/Beautiful-Kingdom


  


  




  中国站在门口,注视着美国,对方正语速缓慢地说著他的母语──中文。很明显,他是美国,他笨拙的舌头糟蹋了汉语,以至於中国难以辨识出哪怕一个字音。中国沉默良久,直到美国的脑袋「砰」地摔在桌面上,中国才蹦跳著靠近他。


  「美国!不要睡着阿鲁!」蓄著一头乌亮秀发的国家一边喊着,一边把美国的脑袋从桌上揪起来,使他面对自己。他知道他犯错了,美国抬起头,用他那双蓝眼茫然地看向中国──用那双美丽的蓝眼睛。中国摇晃起美国的身体,他拒绝让自己为这双眼而著迷。


  「什、什麽?耀?噢!我可没在睡觉!令人崇拜的Hero是不会在学中文时睡觉的!」美国夸张地咧嘴笑着宣称道。他向中国竖起大麽指。


  作为给对方的回应,中国也不禁微微地笑了。然而他的笑容很快褪去,他想起来了,美国已屡次用那早就被用滥的借口为自己开脱。


  「美国阿鲁!真正的Hero学习时就应该全神贯注!」中国训斥他,同时做出各种手势来显示此刻自己内心的愤怒。这令美国由衷地笑了起来,他抓住中国的衣袖,然後抬头凝视他。


  毋庸置疑,中国被他的举动震惊到了。「你你你这是在做什麽?」他问道,停止了自己的「演说」。


  「Ni hao,Zhong Guo。」美国说道,他的声音听上去无比宜人,尽管就汉语口音而言还不那麽尽如人意,「这个怎麽样?」


  中国叹了口气,像面对一个孩童那样摇摇头:「你还需要在发音问题上加把劲儿阿鲁。」


  「你在说些什麽?我的发音赞到家了。」


  「哎呀!我家的任何一个人听到你的中文,都只会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中国大声说道,生气地把衣袖从美国的手中抽回。


  美国暗笑,扶扶眼镜。中国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无法做到。美国是如此的……如此的炫目。


  ──我又在想些蠢事了阿鲁。


  中国清清嗓子:「所以,关於你的债务……」


  「嘿!所以说,嗯,你是如何用中文说‘America’的?」阿尔弗雷德紧张地笑了笑,使他的音量尽可能大。显而易见,他在避免「欠中国一大笔钱」这个话题。


  「Mei Guo。」中国希望自己脸颊上的红晕不是那麽显眼。


  「‘Guo’的意思是‘国家’(kingdom)对吧?那‘Mei’是什麽意思?」美国歪著脑袋问。


  这个问题令中国僵住了。他实在不想告诉美国这个名字,这个他为眼前的金发国家想出的令人害羞的名字。他拒绝看美国的眼睛,转而选择看著美国先前书写的一些文件。


  他艰难地挤出几个字,说得结结巴巴:「它、它的意思是……好吧,它意味着……」


  美国的表情看上去愈发感兴趣了,比中国一直以来所见到的都要兴味盎然,他的身子离开座位向前微倾,目光紧紧黏在中国那越来越红的脸上。「是的,中国。」美国接道,微笑著鼓励这个亚洲国家继续说下去。


  在那一刻,有着灿烂笑容和充满热切的蔚蓝双眼的美国,仅仅让中国更进一步地确信,他是美丽的。


  一瞬间,美国在座位上坐直了,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国只想把脑袋往墙上撞,一遍又一遍地撞──那个词一不小心从他口中溜出,更要命的是,自己那细若蚊鸣的低语中盈满爱慕。当美国努力地克服震惊之感时,中国在谋划著未来的另一个孤立计划。


  「你叫我‘美丽的国家’,是吧……」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地沉吟。然後,他的表情变了,他站起身,一把抓起中国的手握住。


  「你在做什麽阿鲁?」中国试图後退,退得越远越好,但是美国的紧握使他动弹不得。他仍在为自己对美国之名的解释而慌张不已,对於他这样的老人而言,现在发生的一切似乎已经太多了。他张开嘴,想要说些反驳的话,然而美国突然靠近的脸令他什麽也说不出来。


  「谢谢你,称呼我为‘美丽的’。」美国回应道。


  中国在另一个国家脸上看到的最後的东西是一个傻笑。在他们的唇舌相贴前。




  完



评论

热度(51)

  1. DUR荒伦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爱的一篇老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