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

微博@Dur__


垃圾仓库

【米耀】电子情书

食粮

writewinter:

*速打,语句混乱


*昨天是虐狗节,于是今天祝大家心情愉快啦233


*还是老规矩,信阿万为攻者,能脱单




——《电子情书》




学霸如王耀,偶尔也需要一个发泄的窗口。


他并非属于分享型人格的那类,倾听者的工作倒完成得不错。班委竞选的时候,王耀随便乱填了一个心理委员的职位,爆冷入选。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心理委员这种本该如同虚设的职位,班级里来找王耀咨询或倾诉的同学却特别多。


王耀家教良好,待人周到,每次有人来访,必以茶相待。半个月下来,茶盒子空了两次。王耀盯着账户余额的那串数字满脸无奈,室友弗朗西斯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有些幸灾乐祸。


“和茶没关系,和脸有关。”他说。


王耀对弗朗西斯挑了挑眉,顺手就把对方刚泡好的花茶直接浇了他前天刚买回来的仙人掌。


上述事实证明充分,王耀是个优秀的倾听者,但不擅长分享自己的情绪。他念高中时曾有过一段磕磕绊绊的爱情,身边的朋友却没一个知道。大一时有同学打长途电话来倾诉无果的爱情,没想到被王耀分析得头头是道。那人在电话那端愣了许久,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年级第一的王耀是抽出哪个课间谈过恋爱,小心翼翼生怕冒犯他似的问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说得这么有道理呢?”


王耀只是笑笑。


王耀排解压力的方式挺特别,他建了一个QQ小号,情绪消极的时候就给这个小号发消息。无非是很琐碎的事情和幼稚的情感宣泄,得空翻翻记录,还能乐一乐。


绵绵阴雨带着各种破烂事持续了一整个星期,直到星期天的傍晚也没有放晴的兆头。王耀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坐在潮气充斥的寝室里打开电脑,点开小号的对话窗,发了一句“还不如两腿一蹬往大马路上一躺眼睛一闭,什么破事儿都能过去。”


半个钟头过后,图标突然闪动,王耀诧异地发现那个小号竟回了一条消息。


他皱眉,用手机登陆小号的账号,却发现密码错误。


操,被盗号了?


王耀有点想笑。


他犹豫了一下,点开了对话框。


那边传来一条:




要不带上我吧。




这下王耀真的笑了,他很快回了消息:丑拒。


那边没了动静。百无聊奈之下,王耀翻阅历史消息,突然意识到自己那些幼稚的小心思全被这个盗他号的陌生人看了去,便局促不安起来。他的脸因为尴尬而有些发红,噼里啪啦地发送:




把号还我。




大概是五分钟之后,那边突然分享了一首音乐过来。王耀迟疑着晃动着光标,点了下去。


爆炸一般的音乐声刹那间迎面冲打而来,王耀没插耳机线,整个人跟被人扇了一耳光似的,懵在了椅子上。弗朗西斯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把扯下眼罩,迷茫地摇动着一头乱发,焦急又无助地问:“防空警报?防空警报拉了是不是?”


王耀后知后觉地关了音乐,表情一瞬间复杂得特别精彩。


他头也没回,只是对迷茫着找鞋的弗朗西斯说:“睡你的吧。”


“操。”弗朗西斯把刚套在脚上的拖鞋甩了下去,一边对着王耀淡然的背影竖中指一边爬上上铺。“王耀你知不知道你迟早得爆炸。”


对话框上有了新的消息。




好听吗?心情是不是变得特别好?




还附赠一大排笑脸。


王耀的嘴角抽了抽。


好你大爷。


发完他就把电脑关了,动作特别利索。


 


生活照旧这么过。


睡了一晚上,睁开眼就发现天晴了。王耀拉开通向阳台的门,金色的亮光立刻包围了他,暖洋洋的特别舒服,他发现楼前的大树似乎从没这么绿过。秋渐渐深了,大片大片的树叶却绿得愈加成熟,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动人的亮光。


王耀靠着窗玻璃,在软风的吹拂下舒心地微笑。他习惯性地点开那个小号的对话框,发送消息:




总算晴了。




半晌后,提示音响起。王耀微怔,才意识到这个账号已经被陌生人盗取了。


他有些尴尬,还是点开了对话框,发现那边回了一条:




打篮球的时候摔了一跤,天晴了还得待在床上。




王耀挑了挑眉毛。




活该。




你怎么不安慰我?


你怎么不还我号?




那边又没动静了。


王耀盯着那个头像,撇嘴,心想就这么着吧。


 






我们说生活照旧这么过,一年中相似的日子有很多,相似的烦恼有很多,王耀还是老样子,上他的课泡他的图书馆干他的心理委员工作,茶盒空了满满了空,弗朗西斯的仙人掌撑着最后一口气顽强生存。


 


第四食堂难吃得要死,坑死爸爸了。


这里的汉堡小得跟夹心饼干差不多。


 


晨跑打卡还得看学生会那批人的脸色。


宣传工作我干不了,想跳肚皮舞别拉上英雄啊,白瞎了我十八块腹肌啊。


 


怎么老下雨。


怎么老不晴。


 




临近十二点,王耀在阅读灯下翻阅参考书。夜深寒重,他缩了缩发僵的手指,微叹了口气,起身去接了一杯热水。


弗朗西斯早睡了,蜷缩着被子窝在在暖黄色的夜灯光里,鼓鼓囊囊一大坨。


手机叮咚一响,熟悉的对话框弹开。




晚安。




王耀下意识地勾起唇角,本来还想呛对方一句,发送前却神使鬼差地删了重发:




晚安。




两句晚安安安静静地搁在他暗色的聊天背景里头,显出一股微妙的温柔。


 




食堂里排队。


吃汉堡吗?


不吃。


吃鸡翅吗?


不吃。


喝可乐吗?


不喝。


你怎么不吃不喝?


你怎么尽吃垃圾?


那边停顿了好一会儿,突然用快餐美图炸了屏。


……不是垃圾!




排在王耀后面的男生拍了拍王耀的肩膀,正想说什么,被王耀那张努力憋笑的脸弄愣了神。


“抱歉抱歉。”王耀皱着眉头摇头,没忍住,还是噗嗤笑了出来。


 


图书馆里。


你在干什么?


看书。


看什么?


王耀往书架最上层看去,他匆匆扫了一眼。无视了手里拿着的那本三流言情小说。


地缘政治学·国际关系的地理学。你看什么?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挺好,我表弟刚上初中,看这个系列的英文原版学英语。


你说话能不这么损吗?


王耀拿着那本封面花花绿绿的小言往旁边的桌子前一坐,坦荡地接受了周围女生微妙的打量。




不能。


附赠一个笑脸。


 




操场边。


信星座吗?


信马克思。


认星座吗?


看星星吗?




大概是十五分钟后,王耀跑完了最后一圈。


对话框里静静地躺着一条未读的消息。




北斗七星边上好像有一颗粉红色的,特别好看。有机会你看看。




站在跑道上的王耀抬起头,深钢蓝色的天空像是一块没有杂质的玻璃盖子,游云些许,冷星几颗,灯光恍惚,夜色温柔。


他笑,温暖的呼吸从嘴角溢出,变成消融在夜色里的灰白雾气。




好。


 




弗朗西斯路过王耀的桌子,发现王耀正用手撑着脸,在台灯的暖光下对着手机屏幕微笑。他把泡好的花茶放在饮水机旁,一边爬铺一边不动声色地说:“网恋啊。”


噼啪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坠落。


弗朗西斯好奇地回头看去,刹那间变了脸色,大喊:“别浇!别浇!热水啊!”


一窗夜色,王耀举着弗朗西斯的水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哗啦啦流进长着仙人掌的花盆里。窗外的灯光模模糊糊,王耀别过脸,从黑发里探出的耳尖红成一团。


 




周一的一大早,一条消息。




我回老家一趟。




王耀分神,手里的水杯差点滑落。他急忙忙稳住手,把水杯快速远离台子上的仙人掌,还不忘抬头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弗朗西斯。


王耀思索了半天,还是认真地回了一句。




旅途顺利。




他觉得仿佛有什么堵在了胸口,千滋百味说不清楚,最后只能轻叹一口气,权当排遣。


生活照旧这么过。王耀一样上他的课泡他的图书馆干他的心理委员工作,却总觉得生活猛地缺了什么。


他很久不向那个账号发送消息了,弗朗西斯的仙人掌活得越发精神抖擞。


 






周四的晚自习,困意泛滥的自习室,本月气温首次跌破零度。


王耀双手插兜,盯着原文书上密密麻麻的字母,以一面十五分钟的速度翻阅着。口袋里的手机嗡地震动,王耀低下头去,看着那个闪动着的图标发愣。


他匆匆忙忙地站起身,向走廊走去。


 




我回加州了,那里比这里暖和多了。


出了两个星期的太阳,就只有第三周下了一场十分多钟的小雨。


我去看了星星。


我去看了大海。


沿海公路边的树木长得很有艺术感。


马丁大叔发福了,他还说我胖。


珍妮去世了,我们全家都喝多了。


珍妮是我们家的一只小黄金猎犬。盘靓条顺的大美人。


有一天的天空特别特别蓝,蓝得好像一潭深渊似的水,从不让人担心白云会从上头掉下来。


真正的巨无霸汉堡包。不是3+2夹心饼干。


 


王耀从走廊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他看着屏幕上不断浮出的消息框,忍不住地微笑。


 


你还是穿红色比较好看。


 


他猛地停住脚步,急忙回头,廊灯明晃晃地亮着,空无一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了,王耀按动着书写盘时手指微微发颤,他没发觉此时自己飙高的心跳。


 


你在哪儿?你看得见我吗?


 


王耀把信息发送了出去,抬头注视着窗外的高楼,突然快步跑向楼梯间。


一路的冷风,王耀却出了一头的汗。他爬到楼梯的尽头,尝试着推动了一下天台的门,发现往常锁好的门此时虚掩着。


他深呼吸一口气,推开门,走进漫天夜色里。


远远的,有个高个子男生站在围栏边,他闻声回头,飞行员外套的衣角和金色的头发一起在风中翻动。王耀下意识觉得对方笑了,略感尴尬地停住了脚步。


对方却大步向他走来,仰着一脸阳光似的笑容。


还剩两三步的时候,他站定,看了一眼王耀的红色皮夹外套,点点头。


“恩,比较好看。”他笑着说。


熟悉的口吻一下子消除了那一抹局促,王耀双手抱臂,似笑非笑,“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可是英雄啊。”


理直还气壮。


王耀乐了。




“汉堡好吃吗?”


“好吃。”


“节哀顺变了吗?”


“节了。”




他们面对着面,笑得肩膀颤抖,白色的雾气翻腾。




“天空好看吗?”


“好看。”


“大海好看吗?”


“好看。”


“星星好看吗?”


“好看。”


 


他突然向前一步,身子前倾,认认真真地注视着王耀的眼睛。


王耀有些不自然地眨动着眼睫,对方的一双眼睛蓝得清澈,仿佛里头有片无边无际的天空。


他轻声问:“你看到了吗?”


“什么?”


“阳光、天空、大海、星星,我们家特别漂亮的珍妮大美妞还有巨无霸汉堡包。”


“我听说眼睛能保存风景,所以车子开过公路的时候看得特别仔细——北斗七星旁边有颗星星是粉红色的。”




那一刻,他们脸对着脸,贴得特别近,仿佛视线相通,仿佛气息相融,仿佛共同看着一颗亮闪闪的粉红色星星。


最后是王耀率先往后退了一步,错开脸,望着对方发怔的脸,微笑着伸出手。


“认识一下,王耀。”


金头发的男生眨了眨眼睛,有些紧张地用手指蹭了鼻尖一下。


“阿尔弗雷德。”


他伸出手,非常有力的回握。随后微微翻转,温暖的手心温柔地裹住王耀的手指。


“很高兴见到你。”


于是,阿尔弗雷德金发下的耳尖跟着红成一团。






THE END



评论

热度(811)